您的位置:首页 >师生园地>教师文集 > 正文内容

教师文集

岁月中那挥不去的记忆

来源: 作者:唐汇宽 编审 :猎眼 录入:覃业彦 发布时间:2019-10-14 07:45:15 浏览数: 【字体:

岁月悠悠,往事如烟。人生旅途中经历过的人和事,景和物大多随着时光的流逝,变得模糊不清了,有的甚至消逝殆尽。但我对青少年时代,上学途中经过从平洞至泥沙古镇那段茶马古道上的所见所闻所感,至今仍然铭心刻骨,历久弥新。

平洞木榨坊油匠的劳动号子,栗树垭负重爬行的背山工,渫水河上迎来送往的乌蓬小渡船,深深地在我的脑海里打下烙痕。事过境迁,沧海桑田,这段记忆时不时的从记忆深处跳出来,情不自禁的浮现在我的眼前。   

平洞木榨坊油匠的劳动号子

在平洞西流沟的河道旁,有一座不知建于何时的木榨坊,每到油莱、油茶收获的季节,周围几十里山路的乡民,便肩挑背负丰收的果实,从四面八方赶来榨油。一时间,榨油坊门庭若市,热闹非凡。人声,水声,碾籽声,撞击声及劳动号子,汇聚成一支悦耳动听的交响曲,散发在平洞古村的上空,经久不息,远远地皆能听到。

从平洞到泥沙古镇要翻越一座很高的山叫栗树垭,上下山的道路全是清石板铺成,这是清朝未年广西茶商卢茨伦出资修建,上到湖北恩市,下达湖南津市,全长七八百里。自清朝晚期到新中国成立初期,是湘鄂边界一条举足轻重的商旅之路。古老的茶马道上,马帮商队,游人学子,南来北往,络绎不绝。我五岁时就跟着父亲往返于这条古道上,每当登临栗树垭顶峰,歇脚于脊岭上光溜溜的岩石上时,从平洞坳里传来的劳动号子,自然而然地钻进了我的耳中。当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号子,只知道号子悠长浑厚,婉转动听。于是便请教父亲。父亲告诉我,这是平洞木榨坊油匠打油时喊的号子。好奇心驱使我再三肯求父亲带我去那里。下山后,父亲让我如愿以偿。走进木榨坊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由水车带动的圆形碾槽,周而复始地碾着油菜籽、茶籽,经油匠同意我还坐上碾车过了一把瘾。内面是一个由三个大人合手才能围着的整段树挖成的木榨,右边是几个大土灶,灶堂里炉火熊熊,铁锅里翻炒着热气腾腾的菜籽、茶籽。最引入注目的是几个彪形大汉,分别手握撞杆来回使出吃奶的力气撞击木榨,异口同声地发出有节奏的吆喝声。随着猛烈的撞击,木榨下面便连绵不断地流出亮晶晶的油来。新出的油沁人心脾,香气四溢。炒籽的,碾籽的,撞榨的油匠们,一个个汗流浃背,忙碌不停。

离开木榨坊,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劳动的艰辛,并体会到他们吃苦耐劳的精神。

负重爬山的背山工

在那段艰难的岁月里,由于交通不便,货物运送全靠肩挑背负,于是出现了那么一群特殊的劳动者――背山工。一个木架子,一根带杈的拐杖,一幅坎肩便是他们的劳动工具,茶马古道上随时可见他们负重前行的情景。他们大多个子不高,由于长年累月风里来,雨里去,风餐露宿,栉风沐雨,脸上成了古铜色。肌肉发达,很有力气,从南坪到泥沙古镇路长百余里,道路崎岖不平,翻山越岭,遇到坡陡险恶之处还需手脚并用,小心翼翼。他们身背百多斤的货物,个别力气大的背二百多斤,据说一个外号叫独脚龙的人曾经背过四百多斤,往返于这条茶马古道上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途中艰辛,有苦难言。

每次在路上相遇,我总要深情地注视着他们,一直目送到他们走得很远很远,从内心深处流露出赞美之情。此情此景,我又一次深深地感受到了劳动的艰辛,被背山工坚韧不拔的吃苦耐劳精神所震撼!

渫水河上的乌蓬小渡船

渫水是澧水的主要支流,它发源于湘鄂边界的龙门出水,流经崇山峻岭,千回百转,走出大山,来到泥沙古镇。由于没有桥,过河全靠一条乌蓬小渡船。船古佬姓曹,个子矮,皮肤黝黑,不苟言笑,一生未娶,孤独一人。他是一名公家人,吃着商品粮,拿着国家钱,在当时社会还是一位值得羡慕的人。他热心工作,日夜手握冰冷的铁索,迎来送往,风雨无阻,从不觉得劳累和厌烦,因此深受老百姓的尊敬,无论大人小孩,男女老少都亲切的称他曹伯。一九六九年深秋,我母亲患心脏病送往公社卫生院,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。四伯带着我连夜从家里出发,爬山涉水走了二三十里山路,至凌晨三点多到达古渡口。渫水哗哗,河风吹得我瑟瑟发抖,一条孤零零的乌蓬小渡船静静地躺在河对岸,悬在河面上的铁索随风晃悠。我们焦急万分,大声呼喊着曹伯。十余声后一个黑影蹒跚着走到船头,解开绳缆,急匆匆地把船摇了过来。离船上岸后我们回头向他道谢,他说:“不用谢,这是他的职责”。

迈着沉重的脚步,走在万籁俱寂的街上,心里被曹伯的敬业精神所感动!

人生的路上会遇到无数艰难险阻,但只要拥有了像榨油匠,背山工及船古佬他们那样的吃苦耐劳,坚韧不拔的精神,就一定会战胜前进道路上的困难,越过征程上的险关。时至今日,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征途上,这种精神难道不值得我们发扬光大吗?

(作者 壶瓶山镇完小 唐汇宽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二0一九年十月十三日


打印正文 | 关闭页面